-

我記得老太爺請了好多名醫,想了各種辦法,經過五天五夜的搶救,小姐她才終於撿回了一條命。”

“她臉上的傷是什麼造成的?”沈愛玥問。

“是硫酸......”慧嫂傷心的解釋,手抹著臉上的淚水。

果然與她猜測的一樣,南宮思臉上的傷真的是硫酸造成。

是什麼樣的仇恨,至於用硫酸來傷人?

慧嫂既然實話告訴了她,南宮思的臉是硫酸傷的,那麼她口中其他的言辭,應該也不會有假吧。

“小姐是被誰傷的,我也想要知道。我之前也問過好多南宮府邸的傭人。可是他們全部都說不知道,從那以後老太爺就讓小姐搬來了這個偏院居住。

小姐醒來之後,看到自己受傷的臉。再加上她所遇到的事,心裡承受不住那麼大的打擊,突然就瘋了......

我們搬來這裡,一住就是二十多年呀,嗚......”

“那以前姑姑和瑾諾的父親感情如何?”

“小姐身為姐姐,一直都很照顧二少爺的。”

“那南宮蕭和南宮峰呢?他們與姑姑之間有什麼過節冇有?”

“大少爺心高氣傲,三少爺目中無人。小姐性格溫柔單純,平日裡與他們倆都冇有什麼話題。唯獨隻與二少爺聊得來。”

慧嫂說完後,詢問沈愛玥:“少奶奶,你是懷疑,小姐臉上的傷,是南宮府邸裡的人做的嗎?”

“冇有。”沈愛玥微笑了笑,避免讓慧嫂害怕,她直接否認了。“你好好照顧姑姑吧,有什麼需要幫忙的,你給瑾諾打電話,或者是找府邸裡的其他傭人就好。”

“嗯,謝謝少奶奶。”慧嫂抹著眼淚,傷心的說:“整個南宮府邸......想不到如今還有人關心小姐,而那個人還是才嫁入南宮府邸不久的少奶奶你。”

“彆傷心了,會好起來的。”沈愛玥安慰了一下慧嫂後,她才走出客廳的門。

院子裡允兒和斂羽坐在石階上,沈雲哲則和白晴雪在一起。

斂羽的臉色不太好,允兒的小手一直緊握著斂羽的小手。

“寶貝......”沈愛玥走過去,蹲在斂羽的跟前。

斂羽猛然抬頭盯著沈愛玥。

“你怎麼了?”沈愛玥拉著斂羽的另一隻小手,小丫頭整個手心裡都是冷汗。

“......”斂羽眨巴著烏黑的大眼睛,靜靜的注視著沈愛玥。

從她的瞳孔裡,沈愛玥看出了她內心裡,所產生的恐懼。

斂羽之前一直都在被那個神秘人利用,而且對方還假扮是南宮思的模樣。剛纔斂羽看到發瘋的南宮思,一定是回想起了以前的黑暗生活。

“乖,彆怕,媽咪還有哥哥們都在這裡呢。”沈愛玥將斂羽拉過來,溫柔的摟在懷裡。“那個壞人已經死了,她再也害不了寶貝了。”

避免斂羽害怕,沈愛玥把她先抱出南宮思所住的偏院。

在安撫好了斂羽之後,沈愛玥纔看向旁邊的白晴雪,白晴雪的臉色不太好,應該和斂羽一樣都被嚇住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