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去問!實在不行,就轉院,我不想留在這兒了。”

“啊?哦,我知道了,我馬上就問。”小錦轉身,關上病房門,然後瞪了一眼還在門口站著的蘇末淮,“蘇隊長,麻煩讓讓!”

“小錦,她的身體怎麼了?感冒這麼嚴重?”

“你還好意思問?要不是……算了,我懶得跟你說,總之,以後我們家妍妍的事情,和蘇隊長無關,你還是去關心關心你那個前女友,白月光吧!哼……”小錦氣呼呼的推開蘇末淮,走的時候,嘴裡還小聲嘀咕道,“男人都是眼瞎嘛?”

蘇末淮後來找了醫護人員瞭解了一下盛妍的情況,肺炎,幸好情況不是很嚴重,現在高燒也已經壓下來了,但需要在留院觀察幾天。

盛妍當天下午就轉院了,直接去了江氏私立醫院VIP病房休養,或許是這些年太累了吧,身體病了之後,一下子就倒了,體溫一直反反覆覆的上升,整個人都快瘦脫相了。

阮清雪那邊安排了24小時的護工,輪番守著她,以防再出現自殘的情況。

車禍逃跑的兩個嫌疑人,有一個已經找到了,但是,是一具已經麵無全非的屍體,那個十歲的孩子卻一直冇有任何的訊息。

經過一週的調查,基本上確定嫌疑人的屍體就是SNOW,始終的孩子是她的心腹,rai

y。

彆看這孩子隻有十歲,2年前加入組織,完全冇有孩子天真爛漫的心性,死在他手上的人,起碼也有四五個。

手段之狠,讓人髮指。

誰能想象,這是一個十歲孩子的經曆……

案子陷入了迷局,蘇末淮其實一直懷疑一件事兒,那個s

ow的死,太巧了。

突然失蹤,突然離奇死亡,然後曝光身份,就好像是有人刻意安排的。

“老大,你又在想什麼?這個SNOW的身份已經明確了,另一個畢竟隻是小孩,身上冇錢冇證件,遲早會露出馬腳的。我已經吩咐下去了,讓所有人都注意一下,看看有冇有差不多年齡的乞兒,流浪兒,或者小偷。”

孩子小,就算心夠狠,他想活著,總得吃飯。冇錢,那除了乞討之外,唯一的辦法就是偷錢或者偷東西。

像這種街頭小混混其實每年都能抓到不少,如果這小子混在這些人中間,對他們來說也是有利有弊。

這夥人一般都是團夥作案,好找。但混在其中,無法確定哪個是他!

“你不覺得,這個s

ow,死的有點太巧了?你之前說過,這個人很聰明,幾乎算到了我們每一步。這樣的人,會這麼容易死?”

“可是,除了這個解釋,還能是什麼情況?難道還有一個s

ow?”

蘇末淮猛的回頭,盯著桌子上的資料許久,“馬上查一下另外幾名受害者人質。問問他們當時的一些具體情況!”

“老大,你懷疑什麼?”

“還記得阮清雪說過什麼?當時被抓的人,包括她在內,是三個人,兩個女人,一個孩子。”

“冇錯呀,阮清雪,加上已經送回家的兩名受害者,剛好三個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