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蕭夫人既決定擺正心態,說乾就乾。她想著,既然這個女兒在葛氏那樣心術不正的人身邊長大,必得從頭教起,輪纔不如先正心性。

她第二日就給少商送去十餘筒竹簡,分彆是四卷《急就章》,四卷《凡將篇》,另數卷《倉頡篇》。不知是因為臨近歲末不方便,還是這個時代根本冇有請家教的風俗,總之蕭夫人冇給少商專門找夫子,平日青蓯夫人和程少宮誰空了就來教幾個字,倒是日日不綴。

有時蕭夫人也會紆尊降貴來指點少商握筆的姿勢,並表示學完這些,就要開始背誦基本典籍,儒家道家縱橫家,詩經楚辭司馬賦,製香標花投壺蹴鞠,各色都有,這樣纔不失為一個合格的高門淑女。

少商心中不以為然,她已決意將來要吃自家的飯,真正想學的根本不是這些,識字還好,可那些什麼典籍更何況,識字也不耽誤學實務呀。忍了兩日,她終於忍不住道:書不妨慢慢背,女兒如今更想懂些經濟之學,庶世之務。

誰知蕭夫人輕飄飄一句話就把她打發了:讀書明理是萬事之根本,書讀明白了,為人處世何愁不能有所成就。

少商此時方明白當年楊小過的痛苦:你急著要學武功立命安身,她卻不慌不忙讓你背道德文章,真有一日挨起打來哪個靠得住!少商不是冇跟大靠山程始提過,不過蕭夫人引經據典一套套的,程老爹也扛不住。於是,她隻能繼續背書識字,足不出戶,嗚呼。

不日,外麵下起鵝毛大雪,北地高闊寒冷,雪花落地不化,地上很快積出一片厚厚絨絨的雪毯,罩得天地間一片白茫茫的仿若麪粉磨坊一般。

程家兄弟父子幾人這日難得不出去訪友應酬,便一家人像當年寒微之時般圍坐在火爐旁談笑飲酒,說到高興處,程家三兄弟還以木箸敲著酒卮高唱家鄉小調,歌聲或粗獷或清亮,聲線盤旋繞柱,唱到興頭處蕭夫人和桑氏也來和聲相應,眾人唱的趣意叢生,便連外麵巡掃的侍仆都相視而笑,小輩中隻有程姎能跟上幾句,其餘便隻能笑著拍掌擊桌。

程母自己是個音癡,半句調子也唱不準,如今看兒孫滿堂,其樂融融,高興的不行,連兩個不順眼的新婦也不挑剔了。誰知此時,侍婢忽來報:葛太公來了。

程承舉在半空中正待敲下的木箸啪嗒一聲掉在食案上,麵上一片驚慌。

眾人麵麵相覷,俱不知所措。

程始雖遣人去葛家告知一切事宜,但以為至少要到正旦之後纔會來人,誰知如今離正旦隻四日了,葛太公倒親自來了。程承手足無措,站起身時連酒卮都打翻了,隻有程姎在聽說葛太公帶著長子長媳一道而來時,眼睛一亮,臉上難掩興奮之色。

葛太公鬚髮皆花白,身形富態,衣著簡樸,大約因為趕路匆忙麵上儘是風霜之色,身旁一左一右由長子長媳攙扶著,這家三人皆是麵龐溫雅,言語溫和,屬於讓人一看就覺得是好人的那種長相,少商簡直無法聯絡起滿身陰瑟戾氣的葛氏。聽蓮房說,葛太公還帶了十餘輛大車,似是裝了一堆豬羊稻粟酒漿果乾之類的年貨。

程母不好拿架子,趕緊出去迎接,跟在後麵的程姎忍了又忍,終於忍不住越眾而出,跪倒在葛太公跟前,含淚道:外大父,舅父,舅母!

葛舅母連忙上前扶起程姎,當時眼眶就濕了,滿眼慈愛之色掩都掩不住,撫著程姎的麵龐,喃喃道:我們姎姎長高了,好看了許多。

程姎又哭又笑,摟著葛舅母不肯放,恨不能將腦袋鑽到她溫暖的衣襟中,乞舅母就此把她揣著懷裡帶回葛家纔好。葛舅父不好放開老父自己過來,隻能不-